杏宜

【khio'ri】【AOS】【Chulu】《浩瀚苍蓝》

《浩瀚苍蓝》
配对:Chulu,隐Sprik
分级:G
弃权申明:他们属于自己,属于ST,属于星辰大海。

二战背景,半架空设定
试飞员Sulu/航空设计师Chekov

警告:OOC预警!幼儿园脑子小学生文笔少女文风,欢迎指正,不甚感激。

【宇宙即伊甸。】

---------------
01.
连绵多日的雨停了。
在美国的东南部,夏季暴雨是常有的事。但如这般延续数天的瓢泼大雨,却也并不多见。好在如今雨终于停了,乌云在极短的时间内消散开来,露出底下瓦蓝瓦蓝的澄澈天空。太阳,也极快的撒下光与热。
Sulu抬起头来仰望这难得的晴朗。他的脸上洋溢着同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与一般美国人不同,身为一名日裔,他极少露出这样的笑容。但是今天是绝对值得的,因着他刚刚收到了一封信,一封用薄薄的一张纸决定了他梦想的信。
信是美国空军寄来的。为这个年轻人与年龄不相匹配的冷静和谦和所折服,他们愿意征招这个年轻人入伍,并对他采取造就一名飞行员的一定措施。尽管这位心怀激情的青年勇者绝不仅仅拥有冷静和谦和这两项优良品质,信中的这个决定依然带给了他莫大的喜悦。Sulu深吸一口气,在他的18年人生中,他从未感到过离头顶这自小渴望的蓝天如此之近。
往西往北去,跨越大西洋与群山的阻隔,温暖短暂的驻留在夏季的莫斯科。街旁的一间宽敞公寓内,隐约传出新生儿的啼哭声。屋内的空气中弥漫着粥类的香气,佣人来来去去,好将送来的麦穗和橡树枝妥帖地放置。*
母亲温柔的掖起婴儿的被角,她轻轻碰触他的额头,将未尽的少女情怀和初为人母的喜悦凝聚在注视他的目光中。很显然的,这位母亲将她的儿子视作无上的珍宝。
而他的确是。

【*:俄罗斯习俗,新生儿出生,女性亲友会送上各式的粥品。如果新生儿是男孩,亲朋还会送上麦穗和橡树枝以示祝福(女孩的话也会送麦穗和绣球花啦)。
我查了一下Wiki,Sulu和小熊的年龄差大概有18岁,John哥和Anton则差了大概17岁,文中采用了相差18岁的这个设定。】

02.
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英法对德宣战。
自德奥合并以来,高悬一年的利剑终于落下。德军在欧洲一路高歌猛进,大洋彼岸的美国,空气中的忧惧也愈发浓重。
Sulu咽下最后一口晚餐。他的身形并不高大,但近20年的军旅生涯令他拥有了格外魁梧的意志。天空并不往往是他仰慕者的朋友,这位变幻莫测的伙伴,锤炼出了Sulu非凡的沉稳与勇气。
他将用过的餐巾规整的叠好,交还餐盘后快速整理了一下仪容。前些时候叫他用过晚餐后私下拜访自己片刻的长官语气中带有一点令人遐想的成分,联想这一年内欧洲战场不容乐观的局势,Sulu的心中不由冒出几个猜测。
他走到长官的办公室门前,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表情,有规律的敲了三下门。听到叫他进去的指令后,他以略微快于平常的速度掩好门,走到长官桌前。
很快,他被长官旁边的金发男子吸引了注意。那是他曾经的同僚,一年前升职调往别处后却再无音信的Jim·Kirk。发现自己关于他离开人世的猜测被推翻后,一阵意料之外的欣喜笼罩了Sulu的心头。Kirk站起身来同他握手,然后递给他一份文件。
“Sulu上尉,看来我们又将并肩奋斗。”
“我想我是不能即刻获知奋斗的内容了。”
“明天你就会知道了。”James·T·Kirk少校露出了他一贯的那种,带着些许狡黠和跃跃欲试,却又叫人信服的微笑。

03.
Kirk步履轻快的带领sulu在某个秘密基地里穿梭。在此之前,Sulu从未对他产生过如此浓厚的钦佩之感——在只微微透光的车厢中呆了十数个小时后还能保持如此活力,Sulu不得不承认自己尚未具备这种素质。
Kirk在拐角处的一扇房门外停下,Sulu诧异的看着他轻轻敲响了房门。前来应门的男人同样出乎Sulu的意料,倒不是说Sulu 对他感到多么陌生,而是因为他的出现令Sulu对自己接下来的工作感到惊讶。
“Pike 上将。”
上将朝他点头致意,嘴角浮起一抹温和又不失威严的笑意。他带着上位者所不常有的真心实意的热情,挽过Sulu 将他引入门内。
门内站着另外两位男子。黑发的那位面容俊朗,身型挺拔,端得上是剑眉星目。他神色淡漠,但Sulu 能感受到他目光里的温和。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理性的光芒,但更吸引人注意的是他异于常人轮廓稍尖的耳朵。
另一位男子,称他为男子或许并不准确。 他确乎还是个孩子,虽然高挑瘦削,但脸上还洋溢着那种孩童特有的充满生机的稚气。他是清秀的,有着精巧的轮廓和一双透彻的眼睛。哦,眼睛,他的眼睛。Sulu 不由得将自己暗自打量他的目光放得再柔和一点,为那双美丽的蓝眼睛所沉醉。那是多么美丽的蓝色,是清晨温软的阳光照耀下海天交融的蓝,是胜利欢庆酒会上海盐折射的玛格丽特的蓝,是悠扬音调里月光洒在靛色宝石里的蓝……是他童年梦里尽情遨游的宽广天空的蓝。更为难得的是,他眼中荡漾的光影如一水春花般活泼而叫人愉悦。
上将抬手示意黑发男子,微微偏头对Sulu柔声道:“这位是Spock少校,他是一名出色的航空设计师,为合众国改良和设计了不少机型。你和Kirk将作为他项目的试飞员。另外这位是Pavel Chekov中尉,他是Spock 少校的学生和助理。”他停顿了片刻,“他是在赴美学习时,被发掘的一位苏联天才。”
Sulu 与他们相互握手致意。
他下意识的在心里重复着Chekov说过的话语。
“……你可以叫我Pasha。”
Pasha。他默念。这两个音节如软和的棉花糖一般在他口腔中渐渐融化开来,带着丝丝乳香与甜意。

04.
针对轴心国的武器特点,改良或设计新的机型都并非什么容易的事。
在脑力劳动者们争分夺秒的同时,Sulu 一类的体力劳动者们也并不清闲。由一位飞固定机型的驾驶员转变为一名试飞员,Sulu 仍有许多东西需要熟记于心。他需要掌握更多不同的操作方式学习准确的向Spock和Chekov汇报飞行中遇到的问题并提出改进的意见,提高自己的反应速度和临场应变能力的需要也同样迫切。
Sulu 已经年逾而立,为了达到试飞员所要求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他必须获得比之前更大的训练量。他带着些微急促的呼吸走向自己的储物柜,取出一方白色毛巾后关好柜门。
Jim随后也走进更衣室,Sulu 转身朝他微笑:“Jim。”
是的,如今他已将Kirk称作Jim了。在经历了九个月的共同生活之后,他已然为这位充满激情的同伴所折服。James·T·Kirk 是美国西部冒险精神的极佳体现,但他同时具备睿智和令人信赖的品格。即使是Sulu 这样优秀的飞行员,也不得不对他所拥有的飞行天赋感到艳慕。他任然称呼Spock为Spock,但这仅仅是因为所有人都这么称呼Spock(出了Kirk偶尔会不顾阻拦和自身安危的喊他Spocky)。经过这许久的相处,他深知这位极端克制并崇尚逻辑的学者,内里是一位善良诚实的可靠朋友。至于他刚刚20出头的年轻朋友Chekov早在认识之初Sulu便抛开了自己民族对礼节的固守,私下里轻声唤他Pasha。即使两人的相似之处寥寥可数,但他和Chekov总有话题可聊。有一次,Chekov甚至想他透露自己希望造一艘银白色的飞船,能够载人到月球上去。
Sulu沉浸在与这位朋友的亲密友谊之中。每当二人独处之时,Sulu 的心灵都会充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愉悦。

05.
因为名字于伙伴们太过拗口,比如现下,同伴们仍管Sulu叫Sulu。
“Sulu。”Kirk合上柜门,“Nyota叫我们去她那一趟。”Sulu颔首站立在一旁,等他一并前去他们的通讯员Nyota Uhura那儿。
Kirk率先敲了敲门。令人担忧的事发生了,前来应门的Nyota脸上带着尚未掩饰的哀痛和无措。她侧身让他们进屋,同时露出身后Spock怀中的Chekov。
“发生了什么?”Kirk和Sulu同时问道。Nyota不无担心的望了一眼Chekov和正轻拍他的Spock,低声说:“德国对苏联发动了突袭。”
Kirk怔住了,而Sulu,极快地冲上前去,紧紧抱住了Chekov。他听见Chekov的细细呜咽,他看见悲伤给男孩的眼眸蒙上一层灰色的阴翳。
要变天了。

06.
Sulu没有想到命运的捉弄是如此的无情。
得知家人平安的Chekov刚刚大雨转阴,Sulu 却收到了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消息。消息并非他的上司通过Nyota转达的,而是从他居住在夏威夷的友人发来的电报中获知的。
他的第一反应是感到愤怒和羞愧,随之而来的则是巨大的恐惧和迷惘。他抛下战友,独自一人冲向宿舍,跌坐在床上。静默数秒后,他有一跃而起打在墙上。
我都做了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他在无声的哭号。他跪在地上,觉得自己的心灵撕裂了。

07.
亲爱的领航员先生:
您好!
冒昧的打扰您。我在报纸上读到您的启示,上面写到因战争而与亲人分离的您,希望能找到一位可与之派遣思念故土的愁苦的朋友,而我则唐突的希望达成您的这个愿望。
诚实地说,我其实是羡慕您对家乡如此纯粹的思念之情的。在此,我希望能同您倾诉一下我的困扰,一来希望您能从中感到一丝慰藉,二来我也确实无人可诉。
如果这给您带来了困扰,亦或令您感到不快,那么我在此表示我诚挚的歉意。
在我出生后不久,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的生母将我交由别村的养母抚养。童年时期,生母和养母的关系是不错的,两村人之间也十分友好。但我成年后,我的生母和养母突然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客观地说,我的生母有错在先,但我最近才意识到我先前的某些举动可能伤害了她,对此感到愧疚的我格外希望能够补偿生母,而我的养母明明占据了正义,我又怎能拒绝辛勤抚育我多年的养母的求助?
而现如今生母的家人认为我应该将生母所在的村庄视为家乡,回去帮助生母,不然我将成为背叛自己的血脉与种族的人。而养母的家人则认为我应留在养母的村庄帮助养母,否则不仅不顾是非,更是忘恩负义。
总的来说,我的心情很是复杂。我不但不知该认哪个村庄做家乡,如今还因为家乡获得莫大的痛苦,为此陷入了无尽的迷茫。
再次为我自作主张的倾诉表达歉意,希望和平早日到来,让您和家人尽快在故乡团聚。也请您不必太过悲伤,尽管这么说有些冒犯,但家人仍然安好,在这乱世中不已是极大的幸福了吗?
您对家人如此深切的爱,想必也一定会抚慰家人对您的思念。
祝安好,
诚挚的光
12月8日

亲爱的光:
向您问好!
感谢您的来信,我十分感激您向我倾吐内心的烦恼,为您解忧的渴望已经冲淡了我大半的乡愁,我需要为此特意强调我的谢意。
关于您的困扰,我思来想去,只能给出这样的建议:做您认为正确的事情就足够了。毕竟您真正想达成的结果已经包含了对两位母亲的爱,一定是对两位母亲都尽可能好的结果了。我相信您的努力一定会让两位母亲都感受到您对他们的爱的。
虽然我个人觉得,您的生母有不当的地方,您应当及时提醒她才是。
至于家乡,您大可不必纠结于具体的地方,套用一句听起来过于浪漫主义的话,但我真心这样认为:家乡正是心灵的归处。
我出生在莫斯科,在索契待的并不久,只在拜访祖父的时候待上几日,但那里是我梦想起飞的地方,所以从小我就更愿意将索契视作家乡。
您只需将那个心灵最有归属感,感到最安适的地方认作是家乡便足够了。说到底,家乡它只是一个港湾,我们守望它的日子远长于被它怀抱的日子。
希望我的建议对您有所帮助,毕竟我的朋友总说我太年轻,从而有点太过于天真和缺乏礼数。当然也正因如此,您大可对我直接称呼为你。
祝幸福,
您真诚的领航员
12月13日

亲爱的领航员先生:
您好吗?
十分感激你的回信,它令我的思想开阔了许多。另,虽然你已待我如此宽容,我仍希望恳请你将我亲切地唤作你。
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烦扰你替我解忧,一定带给了你诸多困扰。相反的,我对于缓解你的思乡之忧似乎并未付出多大努力,想来真是十分抱歉。
上次你提到了梦想,其实我年少时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但我依然感到有些彷徨。如你所言,我觉得我应该去寻找一个心灵的归宿了。
领航员先生,根据你的回信,我推想你当是苏联人?
在我年轻的时候,因为工作的缘故也曾到过不少地方,但意外地遇到一些看起来十分熟悉的景象时,我都会收获别样的惊喜。
如果前往美洲的任何一处也能令你感受到喜悦之泉的这般魔力的话,我希望你能告知我你对此地的猜测,好让我提供所能达成的帮助。
祝平安快乐,
诚挚的光
12月17日

亲爱的光:
启信安!
看来我对你性格中谦和的成分已经有所领略了。我只能再次强调对于同你的友谊,我感到非常的快乐。
啊,光先生,我多么希望能随信寄到你身边,给你一个拥抱!你该是怎样一个坚守自律的人呢?你的迷茫恰恰是绝大多数人都经历过的情有可原的迷茫呀——有多少人能做到一生恒守一个梦想?倘若真能遇上这样的人,我也并不确定自己是感到可敬还是可悲。
在我看来,你最初的困惑或许也是源于你对自己的严苛。你对于两位母亲之间的矛盾感到无措,也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努力未能让两位母亲都感到满意吧……同样的,你为家乡感到彷徨是否也是源于对自己可能会辜负家乡的恐惧?
我渴望能离你再近一点,拿我自己作例子,不知是否能稍稍宽慰一下你的心灵?
我年幼的时候希望能迈入如今所处的领域,而我15岁时达成了这个梦想。当我前去拜访自己的祖父并告知他这个消息时,我又获得了需要再次去追逐的梦想。
索契的春天,湖泊扫稍稍解冻,枝头还挂着晶莹。一日晚上,夜空中明亮的月亮吸引我走出门外,前往屋后桦树林中的一个小湖。小路在密密的树林中蜿蜒,树枝上的余雪和地上的残雪反射着月光,使我觉得自己仿佛漂浮在群星之间。我在湖边停下,湖面的碎冰随着风向朝月亮的倒影移去。它们就这么从我的眼前划过,映照出无数的月亮后又碰撞在一起。在那一刻,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我要造一艘银色的飞行器,我要让它飞到月球上去。
我不知道我要为谁造,我要为哪个国家造,我也不去想是否每个人都会认可这个计划。我,一个在美国的苏联人,依然努力去追逐这个异想天开的梦。我很清楚,不论它是对是错,不管别人如何评价它,我都徜徉在它所带来的幸福中。我不愿也不能去改变外界,只有放纵自己为发扬我所衷爱的科学感到高兴。
我只管去追逐它,至于我的梦想所带来的影响,总和别的什么人的梦想有关。这大概是有如此多职业存在的原因吧?
这么说或许太过自私莽撞,但我殷切希望你可以尽早走出迷茫。
至于你的提议,我其实是十分心动的,但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暂时不能外出。但是我依然诚挚的感谢你。
提前祝你圣诞节快乐,愿天父扫除你生活中所有的阴霾。
祝好,
你真诚的领航员
12月21日

08.
Sulu接过信封,冲负责分发信件的文员微笑致谢。
珍珠港事件后,他开始同一位叫领航员的笔友进行交流*1。从对方的言辞来看,领航员当还很年轻,但他的意见确实带给了Sulu良多裨益。
Sulu走到床边坐下,拆开信封仔细阅读起来。
Kirk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一边回应着Kirk关于圣诞舞会的提醒,一边将信纸叠好收起。他努力压下翻腾的思绪,猛然发觉领航员远比他认为的要敏锐得多。
即使在与外界隔绝的基地,冬青和蓟槲生依然营造出了浓厚的圣诞气氛。Sulu踏进张灯结彩的公共礼堂,远远地看见一角的Spock身旁冲他挥手的Kirk。
Kirk永远是舞会的第一批到场者,Sulu 只是没有料到Spock对此次舞会的参与兴致。不过他想到这两人近来关系的转变,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一点。
12月初的时候,根据Kirk提供的理论,Spock成功设计出了NCC-1701星型引擎,从而完成了Enterprise号战机的改良。在Kirk的坚持下,Enterprise又更换了液压起落架。自 Kirk 出色的试飞充分展示了Enterprise的优良性能,并为他们两个赢得了中校军衔后,他们便开启了形影不离的状态。*2
随后走进礼堂的是他们忠实可靠但偶尔暴躁的医疗官Leonard和全美独一无二的天才航空工程师Scott,以及今日格外光彩照人的Nyota。
男人们提着自己私藏的好酒,Nyota则身着一袭朱红长裙,展现出她修长窈窕的曲线。他们互相拥抱问候,举起香槟杯庆祝圣诞和新年的到来。
“咦?Chekov呢?”环顾四周却一直未能发现金发男孩的Sulu 问出了心底积压已久的疑问。Kirk突然抱住Spock哈哈大笑起来,对此Spock则微微挑眉以示回应。Sulu的心头浮起一点困惑,但他随即发现 Scott一行人脸上秘而不宣的笑意。
这时他的Pasha姗姗来迟,他手捧一个纸盒朝他们跑来,脸蛋红扑扑的,气微微喘着,鼻子上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对着 Sulu 打开手中的盒子,声音里藏着隐隐的期待:“尝尝看。”
那是一盒并不成功的寿司卷,Sulu尝了一个,紫菜是烫后沥干的中国人用来煲汤的那种,米饭不是过酸就是不酸,中间的填料,不是传统的日式填料,而是一种类似牛肉塔塔的牛肉制品。
但不知为什么,Sulu觉得这就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寿司卷。
“Spock 和我提到过这种日本食品。”Chekov从被吸引了注意力的Leonard身旁抢过一杯伏特加,“但是基地里实在是缺乏必需的食材,而我也从未尝试过这类食品的制作。”
Sulu 在 Leonard 的瞪视下走上前去与他碰杯:“谢谢你Pasha,我很喜欢,真的。”
“Sulu。”Spock突然朗声呼唤他,“我……其实我是Pike将军的养子。如你所见,我的外貌并不常见,因而我年幼的时候,我的生身父母便抛弃了我。”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睫毛在脸上投下一道阴影:“我和你说这件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说,痛苦的事情每个人都会经历,但也总会过去。”
Kirk握住Spock的手。Sulu则张开双臂,抱住他们两人。
Sulu知道,他的朋友们已经给予了他尽可能多的爱。
他回头去望Chekov,男孩朝他露出了一个久违的咧开嘴的笑容。
Sulu突然想起一件事,Chekov好像也说过,想造一艘能飞往月球的银白色飞行器。

【*1:Sulu的署名是英文Light而非罗马音Hikaru啦w
*2:Enterprise的原型是F6F地狱猫,曾经是美军的王牌,沿用久型号多,而且培育出了多名王牌飞行员,同银女士异常相像啊……(喂
但是现实中F6F地狱猫是在1942年6月26日完成试飞的,文中稍稍提前了一些,好和整体的时间线对上。】

09.
亲爱的领航员先生:
近来如何?
圣诞期间甚是繁忙,只能献上迟来的祝福,并预祝你新年快乐。
感谢你对我进行的极为精确的剖析,告知你一个好消息: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新的梦想。
只是我与这个梦想,应当如同0.9(9循环)与1一般,只能无限靠近,却无法触碰吧……
你的回信简直就是我的福音,愿你的生活幸福安康。
祝身体健康,
你的光*
12月29日

亲爱的光:
近期可好?
我没有想到你对我竟有如此之高的评价,能够帮助到你的这个念头,令我感到十分欣喜。
光先生可千万不要这样对自己缺乏信心。我相信关先生这样温柔谦逊又兼具恒心和毅力的人,一定可以达成梦想的。
如果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请尽管提出来。同时,也祝你新年快乐。
祝达成所愿,
你诚挚的领航员
1月4日

【*:Sulu的本署名在英文中是Yours,
Light。据我们外教透露,一般这么署名的,多半是暗恋他写信的对象咳咳咳……】

10.
Sulu从Excelsior上下来。不寻常的,Nyota站在Chekov和Scott的旁边注视着他。
Excelsior是41年年底由Chekov独立完成设计的一位好姑娘。NCC-2200型液冷引擎和涡轮增压机赋予了她迅敏的速度,双尾撑结构和自封式主油箱令这位姑娘格外坚强,为了方便起降,她还采用了前三点起落架和后退式襟翼系统。*1
Sulu查看了一下他的防护镜,Nyota则快步朝他走来。她秀丽的脸庞上浮现起一层恼怒和忧伤的混合物,还未走到Sulu面前,她就已经开了口:“Sulu,上面要把你调去欧洲战场。”
Sulu接过她手上的文件,却并没有打开来,而是问道:“什么时候走?”
“大概三天后吧,上头的意思是这几天你就不用训练了,好让你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一下。”
他朝她道谢,假装忽略了她眼中隐隐的水光。Scott走过来揽住他的肩,而Chekov,Chekov已经跑走了。
傍晚时分,Chekov却敲响了他的门,递给他一束黄玫瑰。
21枝。*2
“请你……请你这几天一定把它们插在清水里。”
Sulu裁开一个矿泉水瓶,将花插进去,摆在了床头。他邀请男孩共进晚餐,一边保证会勤换清水,一边试着做点什么,好让Pasha的蓝眼睛不再这么灰蒙蒙的。
然而他食言了。
第二天凌晨,他就坐上了离开基地的车。他没能借着早餐的机会同众人告别,甚至没能给那一束黄玫瑰换水。
他只来得及往Chekov的房门里塞一张纸条,在上面向领航员坦白了光的身份。

【*1:Excelsior的原型是P-38闪电型战斗机,其特点和Excelsior一样,高速度重装甲(大只嘛……)
前三点起落架和后退式襟翼系统其实是XP-38型号的配置,自密式主油箱后来也证实没有多大提升生存力的作用。
但这是一篇文科生写的半架空文orz
*2:来自百度,21枝玫瑰的意思是“我谨一颗赤诚的心”。】

11.
欧洲的情况虽然危险,但好在还有胜利的盼头。美国在太平洋牵制住了日军的主力,德军在苏联的失败也给Sulu这些派往英国的飞行员们提供了喘息的机会。
英军登陆西西里岛后,法西斯在欧洲的败局已定。Sulu本以为诺曼底战役后就会收到回国的命令,但却因为当权者们希望借此机会与苏联充分利益的企图,不得不在法国在呆上近半年的时间,好为同盟国分区占领德国贡献一份力量。
万幸,春季他终于登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
踏出车厢,结束漫长的旅途,Sulu 与面前的Kirk、Spock、Nyota、Leonard和Scott一一拥抱。结束了同每一个人的贴面礼后,Kirk从身后揽住他的肩膀:“雅尔塔会议后,苏联方面便派人召他回去了。”
Sulu点点头,回应了一句:“也好。”空气突然一下子沉默了,Nyota急忙拽住他的手,她的步速和语速一样飞快:“Sulu,我们替你保留了原来的宿舍,门是锁了的,里面的东西应该都还没有变动。”
众人在他的宿舍门前停下。Sulu谢绝了他们帮忙整理的好意,待大家离去后才打开了房门。一进房间,他的视线便不由自主的向床头扫去。
他床头的那束干花,是一束枯萎的白玫瑰。*

【*:黄玫瑰的花语是纯洁的友情或美好的祝福,是比较适合送给朋友的;而白玫瑰的花语则是纯纯的爱。
小熊将白玫瑰放在有黄颜料的水里插了一段时间,所以玫瑰会有一点黄色。Sulu将玫瑰插进清水里,其实本来玫瑰的黄色会慢慢淡去的,但凌晨时光线昏暗,他又走的很急,所以没发现玫瑰的颜色变了,也没能get到小熊给他送花不是以朋友的名义祝福,而是要告白。(但是小熊有点害羞嘛所以用了这样比较委婉的方式。)】

12.
申请结束了自己25年的军旅生涯后,Sulu已在阿拉斯加定居两年多了。
在这极寒的北地,Sulu渐渐习惯了伏特加、酸奶酪和大块肉拍的滋味。但是偶尔,他也会用在此地难得一见的新鲜牛肉制作一些并不像寿司卷的寿司卷。
温暖短暂的驻留在8月的阿拉斯加。
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傍晚小木屋附近的宁静,Sulu打开门,见到了快被衣服掩埋的Kirk和Spock。
“Chekov的弟弟给你写了封信,寄到了你以前的通讯地址。”Spock从大衣内侧掏出一个信封,“我和Jim到阿拉斯加来参加一个会议,正好从基底那边给你把信带来。
Sulu道了谢。呼出的水汽袅袅而上,模糊了彼此的面容。
二人还要连夜赶回华盛顿,Sulu也不便多做挽留。他们值得又匆忙拥抱告别,再期待下一次意料之外的重逢。

13.
尊敬的Sulu先生:
您好!
冒昧的打扰您,我是Pavel Chekov的弟弟,写信来是为了送达家兄生前留给您的讯息。
那是一张便签,我已附在信后。
家兄是今年6月19日病逝的,走的时候很安详。作为他的挚友,您请一定节哀。
祝您工作顺利,生活幸福。
祝健康,
诚挚的Navigat Chekov*1
7月13日

Sulu:
给定一组区间套,则数轴上恰有一点包含在所有这些区间中;0.999... 对应于区间套[0, 1]、[0.9, 1]、[0.99, 1]、[0.999, 1] ... ,而所有这些区间的唯一交点就是1,所以0.999...= 1。*2

【*1:百度告诉我小熊是独子,但是剧情需要我编了一个弟弟给他……
Navigat是Navigator(领航员)变形而来的。
*2:0.9(9循环)到底等不等于1,据说在不同进制下有不同结果?有人说0.9(9循环)既是一个数也是一个到1的运动,所以证明它和1相等是超出逻辑的……
文中采用了1982年,Robert. G. Bartle和D. R. Sherbert在《Introduction to Real Analysis》中给出的一个区间套的证明,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小熊希望通过这个证明来告诉Sulu:我不能再为你做什么了,只能证明给你你当年认为不可触及的那个梦想是可以实现的,祝你幸福。】

14.
小傻瓜。Sulu想。
我那个不可触及的梦想,便是丈量你眼中的浩瀚苍蓝啊。*

【*:Sulu的梦想就是与小熊相知相守啊,但是因为两人之间国家的分歧、当时对同性恋的看法等等,导致Sulu认为这个梦想不可能实现——他觉得小熊还很年轻,他对小熊的爱可能会阻碍小熊的前途,他也不可能让小熊因为自己就放弃回苏联,放弃与家人团聚。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Sulu的梦想也算达成了,毕竟小熊委婉的告白了嘛……】

---------------

后记:
老实说,我非常对不起Sulu,单身37年才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亲都没亲过就生离死别了……【跪
在我看来,Sulu的性格虽然谦和,但他骨子里是有傲气的,除非是凭实力征服了他,不然他不会真心认你做朋友。
但为什么他一见小熊就感到亲切呢?一方面是小熊眼睛的颜色很像Sulu童年常常梦到的天空的颜色,另一方面大概就是灵魂相吸吧……
Sulu其实对自己有很严苛的要求,这一方面造就了他的可靠,一方面也造就了他的迷茫,所以领航员比较直接的一些看起来很鸡汤的话才会对他产生影响,他感受到了领航员是真的关心他也受到了鼓舞。
至于小熊,他也经历过十分悲痛的一段日子啦,只是Spock和Sulu他们都有尽力开导他,加之没有Sulu身为日裔的那种矛盾,他的情感比较单纯,控制的比较好而已。而且文中主要是从Sulu这一方进行的描写,因而没有较多的展现小熊的悲伤。
小熊一开始就对光比较友好,是因为光给他的感觉很像Sulu,他把自己想要温暖Sulu的情感迁移到光身上了。
总而言之,想给安东一个回想起来有点温暖的故事。
安东,天堂安好?
LLAP。
(不知道为什么,一贴到Lofter上格式就乱了qAq)

评论(6)
热度(12)
  1. 杏宜杏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ikum
    【khio'ri】归档
竹深树密虫鸣处
时有微凉不是风
© 杏宜 | Powered by LOFTER